首页 技术支持 新闻资讯 关于我们
产品与案例 短信触达服务 运营商手机号状态查询和三要素验证服务 地理位置核验
技术支持 新闻资讯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反催收”乱象频出,业内呼吁多方合力精准打击

2022-07-20

“反催收”乱象频出,业内呼吁多方合力精准打击

近年来,恶意逃废债现象逐渐成为金融行业发展中的一大顽疾,不仅严重破坏金融秩序,也干扰企业正常经营活动。

业界人士认为,在专业组织、代理机构“推波助澜”的运作下,恶意逃废债已成为一种新型诈骗犯罪。这造成了大量行政和监管资源的浪费,同时也破坏了国家市场秩序和信用体系。

所谓的“专业组织”“代理机构”,亦被称作“反催收联盟”。有银行业人士指出,“反催收联盟”钻政策的空子,并以非正常手段帮助债务人恶意躲避债务、延期还款从中收取高额服务费和咨询费以牟利的组织。另据多家银行反馈,“反催收联盟”已经形成一条规模化、专业化、组织化的产业链。

对此,如何在新环境下与“反催收联盟”斗智斗勇,成为金融机构、互联网平台反复思考的问题。

 

反催收联盟“升级”

疫情以来,政府及监管部门针对因疫情受困的特殊人群,出台相关纾困政策,而“反催收联盟”则通过伪造病例、渲染悲情处境等各种手段,诱导部分借款人拖延还款或减免息费等。

在天眼查平台上搜索“反催收”等关键词你会发现,目前从事该业务的机构在全国至少达上万家,且这些机构的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

“银行针对困难人群通常会推出延期还款、减免费息之类的政策,‘反催收联盟’利用银行政策,与债务人串通,伪造村(居)民委员会开具的经济困难证明材料或医院开具的身患重病的证明材料,以此在与银行的协商中获得更多的筹码。”此前,交通银行信用卡中心催收和反欺诈部房倩倩等人撰文表示。

房倩倩等人进一步指出,近年来,各家银行均出现不同债务人证明材料内容雷同,甚至连错别字都是一样的情况。经实地调查发现,有的债务人提供的所谓经济困难、身患重病的证明以及证明材料上加盖的公章都是伪造的。

据媒体报道,各类地下“反催收”组织通过QQ群、网络论坛甚至专门App,向债务人传授减免息差、延期还款技巧。教唆、煽动其主动逃避债务,并借此牟利,已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

而近年来,相较此前的QQ群等渠道,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视频平台出现的反催收手段更加专业,也更加隐蔽。以“负债”、“上岸”为关键词在短视频APP上搜索,出现大量打着“帮助负债者上岸”旗号的个人或公司账号,发布债务逾期上岸技巧,且大部分技巧都脱胎于法律法规。 

同时,部分视频发布者还向持卡人暗示,他们可以用生意亏损、遭遇诈骗、疾病、车祸、被拘留等理由向银行申请个性化分期,甚至有团队有偿帮助持卡人伪造贫困证明、住院证明等资料。

“‘反催收联盟’是披着‘维权’外衣的利益产业,其本质是欺诈。他们通过对‘合理规则’的滥用,运用恶意投诉或是欺骗等手段,剥夺侵占了本应属于金融机构的合法权益。总结而言,‘反催收联盟’在指导欠款人逃避催收的过程中,其惯用手段有恶意投诉、拖延耍赖、伪造证明等。”有银行业人士直言。

 

业内呼吁协同发力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监管亦开始关注到恶意逃废债及“反催收联盟”背后的风险,并持续加大打击力度。

2020年,“打击恶意逃废债”等方面内容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与此同时,国务院金融委会议强调要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2021年2月,银保监会明确表态,将全力维护出借人的合法权益,坚决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加强对“反催收联盟”等违法违规网络群组的治理。这是首次将“反催收联盟”明确定义为违法违规组织。此后,包括北京、海南、湖南、广东、山西、安徽、浙江、厦门等多省市监管部门,相继发布关于打击金融领域恶意投诉的相关通知,并联合其他执法机构,采取专项行动。

之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文提出要依法严惩逃废债行为;2022年3月30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发布通知,表示将对反催收联盟这一通过虚假宣传、教唆无理申诉、材料造假、恶意投诉等手段骗取钱财或个人信息,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市场主体进行专项治理。

与此同时,金融机构、互联网平台等亦选择“牵手”,联合打击黑产。今年3月,十余家机构在重庆成立全国首个打击金融黑产行业共享互助组织——“打击金融领域黑产联盟”(AIF联盟),聚焦恶意逃废债、恶意代理投诉等行业痼疾,建立起打击金融黑产合作平台。

业界认为,防范、治理恶意逃废债与反催收等乱象,需要多方协同配合,进而实现精准打击。

“加强社会征信体系建设,加大对‘反催收人士’的打击力度。”中国建设银行远程智能银行中心姚蓬刚此前撰文指出,应通过完善行业黑灰名单的形式,强化对“老赖”的甄别和事后打击,优化社会诚信体系,形成更强的威慑力。国家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对长期伪造信息、钻政策空子、扰乱金融秩序的“老赖”和“反催收群体”进行严厉打击,消除其生存的灰色地带。

亦有互联网平台内部人士认为,应打通行业信息壁垒,共享反催收人士“黑名单”。“打击恶意逃废债需要全行业共同努力,各大平台发挥各自在金融科技领域的优势,打破信息孤岛,共享反催收人士‘黑名单’,对恶意逃废债、恶意投诉行为的当事人给予联合惩戒。”

姚蓬刚强调,在严厉打击“反催收联盟”的同时,应该继续深化供给侧金融改革,对正规金融机构而言,对“反催收”本身不必花费太多精力,当务之急是大力发展普惠金融业务、提升风险管控等核心能力,对民间合理的金融需求给予更加充分的满足。

文章来源:催收e

上一篇: 清收不良债权,实践证明这九种方法最有效
下一篇: 不良率增至5.19% 部分中小行受困联合贷
需求填写
联系客服法调云微信客服